高职单招网欢迎您!
首页 重庆 四川 湖南 福建 河南 广东 湖北 江苏 浙江 山东 安徽 海南 江西 广西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贵州 云南 新疆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黑龙江 西藏 内蒙古
您当前位置:天津自主招生网>>交流中心>>考生经验>>文章详情

寻访历届自招成功者:想要的学生?想要的成长?

来源:互联网

时间:2014-03-07

阅读数:556

扫码关注高职单招网

扫码关注大先生教育

“胡扯”的考题,很对他胃口

  小苏是第一代千分考的考生,如今在北京大学准备攻读中世纪教会史博士。

  第一代意味着什么呢?没有前车之鉴,无法准备。连考试流程,都有点“搞不灵清”。刚看到自主招生的消息,父亲就鼓励小苏去报名。父亲说:“我心里已隐隐觉得,自招比高考更适合他。有知识面和观察力的孩子,是大学想招的人。 ”

  这里,必须介绍一下小苏的父母:父亲是上海著名的历史学教授,母亲也是大学教授。母亲在小苏很小的时候,就每天写一段三字经,讲故事般解说一遍,再让小苏背诵下来。小苏5岁时就能读新民晚报,尽管内容无法全懂,但识字水平远超同龄孩子。

  小学时,小苏看了剑桥版的《世界通史》,天天抓着父母讨论,会问游牧民族究竟对历史产生了哪些影响等问题,还把这些写进了学校周记作业里。结果写到第二次,班主任批评他抄袭。母亲便在老师的批语后写下一段话:周记的每一字一句,都是我家孩子自己的所思所想,绝非抄袭。因为这些内容,是每次和我们父母讨论后的成果。希望老师能向孩子道歉。

  道歉自然是没有的,而小苏从此对写周记不感兴趣了。

  母亲还担心小苏看书过于囫囵吞枣:“小时候他看完蔡志忠漫画《庄子说》说,长大了,做第二人,不要敢为天下先。我听了吓一跳。敢为天下先,在儒家看来是好品质,他小小年纪脑子里却是老庄,这样可不好。 ”

  父亲则说,儿子初中太爱玩,成绩一直中不溜秋,反而到了高中才开窍,成绩终于排进班里前三。

  高考那一年,仅仅把自主招生当多一次机会,小苏轻松走进四平路的考场。

  他还记得第一代千分考有一道题是 “请问以下哪个宗教被称为拜火教”,心里暗暗发笑:原来考题是“胡扯风格”,需要课外知识面广,确实比高考更对胃口。

  小苏班里一共5名同学报名,成绩不相上下,均排在前十内,但结果只有小苏一人通过了笔试。

  面试时第一位考官问他,对中学体育教育改革怎么看?小苏压根没听说过这事,但他灵机一动这样回答:“连我作为教育改革的受益者都不知道,可见这项改革肯定有问题。我对教育其实有以下一些想法……”另一位考官看了他简历问:“你看过卢梭的《社会契约论》,那么你觉得这本书的核心思想是什么? ”这当然难不倒小苏。

  走出考场,小苏自认为心里有点谱,结果真的考上了。

  其实那年,小苏仅凭高考分数也能进复旦,但是他还是非常庆幸自己赶上了第一次自主招生,提早敲定了心仪的高校。

  通识教育,让灵魂找回自由

  顾超是第二代千分考的考生,中学里酷爱写意识流诗歌。

  他当年千分考成绩刚好及格,反而面试环节相当出色。事后考官说了一句:“幸好他笔试勉强合格,复旦才没有损失人才。 ”多年前,复旦大学曾把他作为典型推荐,告诉媒体“这就是我们想要招的学生”。

  “我工作后回过一次母校,听杨玉良校长讲述如何理解复旦培养的是‘自由而无用的灵魂’,感触良多。我有时候也会忍不住问自己,是不是真的符合复旦想要培养的那种人才。 ”顾超对记者讲这番话时,是在虹桥路广播大厦内,如今的顾超是一名电台音乐编辑。

  顾超的本科专业是国际政治,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赫赫有名的普华永道当“空中飞人”,接触各种企业。

  古典音乐一直是顾超平时的小爱好。刚进入大学参加爱乐社团时,他发现社团的古典音乐会,大部分人听不懂,便自发上去解说。从此,他成为社团音乐会的专职解说员,之后担任了社长。也就在大学本科期间,因为社团活动,顾超去音乐电台实习了一阵。不过,这之后,顾超就将这段经历抛诸脑后了。

  普华永道工作一年半后,电台方面忽然主动询问顾超是否有意来工作。

  众所周知,电台的薪酬肯定不及普华永道,但是,“我希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”,顾超说,“自由而无用的灵魂,这句话对我影响很深。或者说,当年复旦的通识教育,打开了我的眼界和思路,闲情可以变成职业。 ”

  顾超有一位同班同学,从事咨询行业,天天被关在郊区和数据打交道,最近正在向他抱怨,被剥夺了人生的幸福感。

  “我发现有些人一直在为幸福铺路、铺路,却始终没有踏上幸福的道路。 ”顾超感慨地说。

  多年以后再来回顾自主招生,顾超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:复旦的自主招生,许多方面是与通识教育理念一脉相承的,比如千分考是10门科目的整体成绩,比如面试考验人的临场发挥、应变能力、独立判断能力。从培养人的角度看,这些设计都很有意义,注重的是“通才”。

  “一个人的专业将来也许和职业完全不对口,但是通识的理念,可以让他具备跨学科的思维。我刚换一份新工作就能快速地适应陌生的环境,也是因为有了这些能力。我甚至觉得,在社会立足,更有用的是课堂之外的其他东西,这恰恰也是自主招生、通识教育想要倡导的。 ”

  只能是象牙塔的一厢情愿?

  自主招生走到今天,我们不免要问这样一个问题:曾经的改良目的达到了吗?相对高考,大学通过自主招生招到了自己更想要的学生吗?

  复旦大学2009年做的一份《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验学生跟踪调查》显示,预录取考生的大学平均成绩,显著高于高考录取学生,其中44%的预录取学生担任过班团干部。然而,大学成绩只是冰山一隅。自招生中的大部分,依然具有强烈的功利动机。

  小苏回忆道,大一下半学期,学校允许第一届自招生任意选择专业,结果大部分人都填了经管类。这导致一位校领导不得不召集自招生们集体开会,表示经管院消化不了那么多人,大家是否能从兴趣、学术角度重新考虑专业。结果几乎无人愿意改回来。小苏个人选择了历史系,还被周围人当做异类。于是到了顾超后面的第二届,学校改变了自招生的专业填法,以免出现这种状况。

  小苏的母亲其实也希望小苏考虑其他专业,不过理由是:“不要历史一条路走到黑。本科读法律或中文,硕士再来读历史,就有交叉学科的眼光,做学术会更好。 ”

  但即便是小苏也不能完全免俗,他直言不讳地说:“如果我当时本科就选法律,毕业时就一定会去律师事务所,不可能再回到历史研究上去。我就是这性子,对学术没有父母那么执着。即使现在已走上历史研究这条路,也会时常后悔一下,幻想自己蛮好当初选择经管类专业赚大钱。我现在能确定的,只是走学术道路会比其他道路更让我快乐一些,未来怎样,尚未可知。 ”

  母亲也验证了小苏的话:“在他初中时我曾对他说,‘走学术道路就要过清贫生活。外界的五光十色、万众瞩目就别想了。尤其社会科学研究,是很漫长的过程,将来你会发现读经济、法律的同学月薪上万,而大学老师中刚进来的博士生连3000元月薪都不到,完全不好比’,结果他高考前曾经犹豫,到底读喜欢的历史,还是考财大,把一生的钱赚足再去做学问。我没想到这句话对他影响如此大。只好又说,‘还是先考虑兴趣爱好。我们家庭普通人的生活还是供得起的,你不用为生活奔波,而早早找工作’。 ”

  看来,即使像小苏这样的人,也是在种种偶然和特殊条件下,才坚持走到今天的。未来,现实的力量会不会压倒象牙塔的一厢情愿呢?

免责声明: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,联系电话:023-88190008!

想对作者说点什么?

我来说一句

请先登录

相关新闻

天津自主招生网合作热线

400-0509-023

周一至周日:9:00-21:00

高职单招网新浪博客

立即关注

2013-2019 天津自主招生网,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渝ICP备16012042号-2 | 渝公网备 50011202500631号

公司地址:重庆市两江新区金贸时代19幢507(轻轨3号线金渝站1号出口)| 广告投放:15023308442(曾老师) |合作加盟:15025359797(刘老师)

×
  • 真实姓名:
  • 手机号码:
  • 意向学校:
  • 意向专业:
  • 邀答数量:
  • 毕业学校
  • QQ号码: